瑞士甄选-表厂参观

百达翡丽博物馆


2001年,菲力•斯登(Philippe Stern)先生正是出于对时计的无限热情,建立了一座“制表艺术的圣殿”:百达翡丽博物馆。 这座博物馆位于日内瓦的Plainpalais区,坐落在一栋彻底修复,充满装饰艺术风格的大楼之中。馆内珍藏着五百多年来的各种制表艺术杰作,主要分为两个重要收藏系列:16世纪以来经典非凡的各种古董钟表,包括了世界上最早的钟表时计;以及1839 年百达翡丽创立以来的各款时计作品。 后者见证了百达翡丽175多年来坚持制作世界上最精美复杂的时计作品的发展历程,包括有史以来最复杂的时计Calibre 89。百达翡丽博物馆清晰而如实地展现了一项真正的精湛工艺。
 
位于日内瓦的百达翡丽博物馆是全球公认的一流钟表博物馆。百达翡丽荣誉主席菲力•斯登先生透露了馆内收藏的2000多件展品的历史渊源。这些展品包括16世纪到1839年的便携式机械时计,1839年至今的百达翡丽时计作品,以及令日内瓦扬名世界的自动装置和微缩珐琅彩绘。博物馆还设有一座钟表图书室,收藏着8000多本有关时间和时计的著作。
 

伯爵高尚珠宝/表厂参观

伯爵腕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74年,当时是由年仅19岁的Georges-Edouard Piaget创立并使用其姓名作为品牌名称一直至今,关于伯爵这个品牌我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,其主要产品线除了其引以为傲的腕表产品,还有令女人着迷的珠宝产品。
 
在位于仙子坡(La Côte-aux-Fées)和Plan-les-Ouates的两家工厂,伯爵设计师们实现着最自由的想法。凭借世代传承、不断丰富的罕见技艺,超凡杰作每天都在品牌工作坊诞生。品牌以对待艺术品的方式,设计并制作每一件高级腕表与珠宝作品,履行创始人的格言:“永远比要求的做得更好”。
 

Roger Dubuis罗杰杜彼制表厂


这座壮观的建筑于2001年落成,其玻璃幕墙体现了大楼内所制造的时计作品,即以大胆自信的外观搭载复杂精妙的机械结构。
果敢创新与精湛技艺
位于瑞士的Roger Dubuis罗杰杜彼制表厂向来具有果敢无畏的精神,在对传统深怀崇敬的同时,也勇于大胆创新。自从1995年创立以来,Roger Dubuis罗杰杜彼便不断超越技术界限,涉足于其他制表师们不曾抵达的卓越境界,展现出坚定不移的制表承诺。
 
奔放无疆的美学创作
Roger Dubuis罗杰杜彼热情奔放的设计方式使其时计得以超脱桎梏、打破成规,展现出鲜明显著的美学印记。各种材质、造型、色彩和组件皆犹如金线般被巧妙编织成生动而前卫的锦绣画面。
 
一应俱全的全线表厂
欲使品牌所有时计皆符合日内瓦印记至臻无上的认证标准、展现精湛非凡的钟表成就,必须具备不同凡响的生产设施。Roger Dubuis罗杰杜彼制表厂集尖端技术与传统工艺于一身,涵括了创造超卓时计的所有必要技艺,俨然达到成熟精纯的制表境界。
 

万国表厂参观


1868年,制表师佛罗伦汀・阿里奥斯托・琼斯(Florentine Ariosto Jones)创立了IWC万国表公司(IWC),这是瑞士东北部地区的第一家、也是唯一一家制表公司。他所选取的厂址靠近莱茵河畔,曾经是沙夫豪森诸圣修道院的果园。这座从前的本笃会修道院中曾坐落着沙夫豪森最古老的建筑。最初的厂址建于1874至1875年间,由建筑师G. Meyer所设计,位于莱茵河畔旁边的苗圃中。在大楼亮丽的外墙背后,IWC万国表不断150年来制作出卓越的腕表作品,在全世界均被奉为经典。于1993年,值品牌诞生125周年之际,IWC万国表在现已列入历史建筑的总部顶楼设立专用博物馆,而品牌亦成为瑞士首家设有此类设施的制表厂。
 
2007年,其主楼首层经过改装成为全新设计的腕表博物馆,IWC万国表藉此展现其过往的辉煌成就。在这个曾经用于制造表壳和腕表零部件件的地方,光线充足的展厅和展柜让展品完美呈现。生产操作迁往隔壁更宽敞的厂房内,从而容纳更多的展品,并以多媒体形式展现公司的悠久历史。
 
IWC万国表腕表的这个新家,展现了一个国际知名奢侈品牌的迷人世界:结合展品的陈设营造出一个独特的氛围,既现代又永恒、奢华却实用,同时还配备方便访客需要的设施。